香港马会开彩历史结果,香港马会信息
主页 > 法律在线 > 文章列表

澳门地下教父崩牙驹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22-01-06 01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类似的故事我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讲过,但已经随着问题删除,也看不到了。我自己也没底稿,这次是按记忆重新写的,之前已经看过的朋友,自行掠过即可。

  1997年7月29日凌晨三时,澳门氹仔的新世纪酒店,两辆汽车慢慢地驶到酒店门前,在车头位置的枪手,将AK47的枪管伸出车窗,朝大门一排又一排的子弹乱扫。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。

  这次机枪扫酒店,令澳门名噪一时,不少国家都将澳门列为高危地区,劝谕本国游客,非不得已,不要踏足澳门。

  崩牙驹,本名叫尹国驹,祖籍海陆丰,1955年出生于澳门西北部的半岛青洲的贫民区,其父亲为自来水厂之工人。

  贫困的生活环境,以及后面不断出生的弟弟妹妹,让尹国驹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就辍学,在六国酒楼找到了一份点心小工的工作,开始帮补家计。工作之余,尹国驹也开始与附近的童党混上了。

  到了十五岁时,尹国驹终于捱不住酒楼工的辛苦,开始联群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的勾当。

  在当时来说,黄牛党是偏门生意,尹国驹一班童党就因为争地盘与其它小帮会发生过不少冲突。由于体格结实,为人讲义气,尹国驹成为了党内的小大哥。开始踏足江湖路,赚来的钱亦令家中环境改善了。

  十六岁,尹国驹买了一部绵羊仔摩托,四处练车。由于为人好胜,一次失事,一只门牙就此报销,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。“崩牙驹”的绰号也由此而来。

  随着在江湖上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尹国驹结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,并正式拜入他的门下,加入了14K。

  有了帮会撑腰,崩牙驹亦开始蜕变,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。他除了炒黄牛,还涉足了私营赌档、收赃等多种黑色业务,并且打出了自己的名气。

  在崩牙驹未进入赌场赚钱前,原来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场。他知道这门路的生意必须缜密进行,就起用了自己的亲弟弟尹国良。

  但贩毒之余,国良却染上了毒瘾,最后因注射过量毒品死亡。这个沉重打击,令崩牙驹彻底放弃毒品,专心转到赌场发展。

  借助帮会的势力,崩牙驹开始涉足赌场里面叠码的生意。崩牙驹的加入,引起了水房帮的大佬肥仔坤的不满,因为叠码生意原本就是他的蛋糕。

  因为忌惮崩牙驹背后14K的势力,肥仔坤没有直接和崩牙驹翻脸,而是利用阴招栽赃嫁祸,让警方把崩牙驹关入了监狱。

  但这次牢狱之灾,却令崩牙驹认识了两个人。一个是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歧嘟,此人后来成为他的乾爷。另一个是澳门另一黑帮头目街市伟,成为他多年合作的幕后老板。

  而此时,可以和崩牙驹争夺叠码业务的是香港黑帮头目摩顶平。在石歧嘟的帮助下,摩顶平成为了一桩凶案的幕后黑手,从此开始了流亡生涯,再也不敢踏足澳门。

  1990年到1991年,崩牙驹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资金和势力,在石歧嘟和街市伟的支持下,坐上了澳门14K老大的位置。

  1995年,崩牙驹和他的结义兄弟,已经做到水房帮大佬的水房赖想联手垄断澳门的叠码业务。

  也许各位会说,为什么叠码和贵宾厅的生意会被这么多势力垂涎?为什么说能垄断叠码生意,拥有大量贵宾厅的往往是顶级帮派大哥?那还要从澳门博彩业的利润分配说起。

  当时澳门博彩业的收入分配是这样的,40%的以税收形式归政府,40%给叠码仔,剩下的20%是何鸿燊的收入。在将赌牌一分为六之前,澳门的博彩业务仅由何鸿燊一人垄断。然而,何鸿燊只赚了自己20%的钱,剩下的80%都分给了政府和其他势力。当时,叠码的收益有十多股势力在分配。

  崩牙驹和水房赖强强联手,很快收服了一些澳门本地的小势力,但香港的黑帮却是收不服的。

  氹仔君怡酒店的赌场之争,成为了双方开战的导火索。崩牙驹与澳门的四大帮会合组四联公司,公然与香港帮会对抗。在赌王何鸿燊的调停下,冲突才告一段落。

  而与香港黑帮的第二次冲突中,崩牙驹更是带人急攻猛打,伤了对方十多人,迫使对方终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。

  经此两役,崩牙驹处心积虑要建立一个属于澳门人的地下世界,连他的慕后老板街市伟亦感到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。表面上,两人没有正面冲突,但其实已暗中已是矛盾重重。

  水房赖与崩牙驹多年来均为街市伟当前锋,街市伟就暗中对他们进行分化,终于促成双方反目,争斗不断。

  1997年,崩牙驹的军师石永祥带两名保镖,驾车驶向葡京方向。在市中心一个交通灯位停下,突然有三辆电单车由后面驶至,车上三个枪手拔出手枪,从左右两方向私家车内三人射击。杀手行事冷静而乾脆利落,枪枪击中要害,三人来不及反应已倒在车里。杀手靠近车旁视察,确定任务完成后,等绿灯亮起,高速逃去。

  崩牙驹事后查明,杀死石永祥是水房赖和街市伟一手安排的,这也成了双方正式开战的导火索。

  水房在一次行动会议中提出把崩牙驹干掉,但会议内情却被14K卧底知悉,崩牙驹大怒,但亦迅速离开澳门,避开杀身之祸。

  在欧洲匿藏的崩牙驹,继续遥控指挥手下与水房赖及街市伟开战,双方恶战连连。水房赖见势头不对,亦离澳暂避。

  街市伟加强了随身保镖,不少蓄平头装的黑衣大汉都贴身守护在身旁,酒店内外亦五步一站,十步一岗,还出动受过训的犬只巡逻,气氛凝重。

  最终,街市伟投降认输。而水房赖也移民到加拿大,崩牙驹成为澳门地下真正的教父。

  水房赖在温哥华购买了一所豪宅,将妻子与三个儿女安顿好,自以为高枕无忧,孰不知追杀令很快而来。一位早就定居加拿大的14K红花双棍,获得了一份价值百万加元的合同,奉命暗杀水房赖。红花双棍果然出手不凡,仅凭一个模糊的电话号码,居然在温哥华排查出水房赖的地址。

  水房赖全家移民9个月后,一辆汽车驶过他的宅门,数颗子弹射出。这是一次宣示:无论他躲到天涯海角,崩牙驹都有本事找到他!

  崩牙驹这次不单打了胜仗,还获得葡京万豪赌厅、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,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亦要转手到他的名下,可说是全面胜利。

  1998年,尹国驹出资拍自传电影《濠江风云》,这部电影以后也成为他黑帮生涯的罪证之一。

  在澳门拍摄期间数百马仔出动充当临时演员,甚至在氹仔大桥逆线行车,令人感觉到在澳门,他才是真正主人,号称权力大过澳督。

  1998年3月底,崩牙驹接受了国际性杂志《时代》及《新闻周刊》的访问,「Brokentooth」的名字在国外打响。

  崩牙驹的嚣张气焰令澳门司法警察司司长白德安看不过眼,着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,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,之后司警方面亦秘密部署,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。

  1998年5月1日早上,澳门司法警察司司长白德安的汽车在松山遭人放置炸弹炸毁,白德安因为晨运跑步尚未返回车上幸免一劫。当晚,白德安亲自带队在葡京酒店拘捕崩牙驹等人。

  经过多次审理和上诉,2001年3月16日,澳门终审法院最终判决崩牙驹入狱13年零10个月。

  出狱后的崩牙驹变得异常低调,表态说:“绝对不会影响澳门治安,亦不会有人搞事。”

  这一次美国制裁中国的个人和企业名单中,尹国驹也赫然在列。为此,崩牙驹还发了相关声明抗议。